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可以治白癜风好的仪器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1 09:48:47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可以治白癜风好的仪器,海兴白癜风医院,浙江白癜风遗传吗,湖北治白癜风的仪器,杭锦白癜风医院,华海白癜风,康乐白癜风医院

马克龙虽然第一轮得票领先,但能否在第二轮争夺战中胜出还是个未知数。新华社 图

4月23日,法国总统选举第一轮结果与选前民调相同,“前进”运动领导人艾玛纽·马克龙和国民阵线主席玛丽娜·勒庞分别以24.01%和21.30%的得票率胜出,将于5月7日的第二轮投票中争夺总统职位。左翼社会党和右翼共和党均号召选民投票支持马克龙。民调显示,马克龙将以高比率获胜,成为爱丽舍宫总统府新主。欧盟在长嘘一口气之后首先表示祝贺,各国政府和世界主流媒体喜形于色,欧洲股市和欧元汇率随之上扬,“一片向好景象”。“果真如此?”恐怕未必!

法国战后政治体制遭选民嫌弃

马克龙和勒庞已定于5月3日进行电视辩论。由于两人的政策主张已在前期的竞选过程中“广而告之”,电视辩论将主要是通过“口才”争取选民。法国人“能说”举世闻名。勒庞女士继承了乃父的国民阵线主席职务,更有着胜于老勒庞的“雄辩”能力。虽然民调预测马克龙当选,但仍难掩这场“世纪辩论”的超强吸引力。

2002年老勒庞战胜社会党候选人若斯潘,在第二轮选举中与在任总统希拉克争夺大位,举世震惊。志得意满的老勒庞声言将在电视辩论中与希拉克“一决高下”,却遭希拉克断然拒绝,“宁可败选也不与极右翼对阵”。法国总统直选历史上首次出现第二轮选举前候选人电视辩论“出缺”现象。希拉克虽以82.06%的创纪录获票率连任,但老勒庞也因此而“青史留名”。

15年光阴荏苒,这次是女儿披挂上阵,而且较父亲当年首轮17.79% 的获票率高出了3.51个百分点,战绩可谓不俗。须知道,近年的每次地方和全国性选举,国民阵线都是得票最多的政党,只是由于左右翼在第二轮达成让票协议而斩获无多,但其影响力已不可小觑。“欧洲派”谈起国民阵线的反欧盟立场,无不色变。

2002年是法国传统的左右翼两大政党之一的社会党首次未能进入第二轮,2017年则是共和党和社会党均被排除在总统选举之外。共和党候选人菲永和社会党候选人阿蒙的获票率分别为19.58%和6.36%。法兰西由两个“建制外”候选人争夺总统职位,舆论评论称“法国战后以来形成的政治体制业已失败,遭选民唾弃”。菲永在败选后承认自己遭受“耻辱性失败”,呼吁选民在次轮选举中支持马克龙。“时势变化太快”,“人心不古”到如此程度,徒叹奈何。

左右两翼都干不好,换个方式何尝不可

欧美经济经历了二战后“30年辉煌期”后便开始走下坡路。冷战后“历史的终结”并未促进经济发展,反而因极度战略透支(美国发动全面反恐战争并在中东开辟新战场,欧盟和北约双双急速东扩)而加速从顶峰跌落。欧盟在法德带领下仓促建立欧元区更为金融和经济危机埋下重大隐患。

社会党候选人密特朗1981年击败争取连任的德斯坦当选法国总统,左翼在野23年后重新执政,欣喜若狂,却因经济下滑丑闻不断而在1986年的立法选举中丧失议会多数,不得不任命“新戴高乐派”保卫共和联盟主席希拉克为总理。法国历史上首次出现“左翼总统-右翼总理”的“左右共治”。密特朗1988年竞选连任成功,1993年又因议会选举失利而任命右翼的巴拉迪尔为总理,这便是第二次“左右共治”。

右翼政纲自然必须与左翼有别,右翼政府就是以推翻左翼政府政策为任的。报称当年的左翼总统密特朗主持每周三内阁例会都是昏昏欲睡,在右翼总理讲完政府工作计划后点头称是并宣布散会。1995年右翼候选人希拉克击败左翼候选人若斯潘当选总统,提前于1997年解散议会举行立法选举。希拉克本以为胜券在握,却被社会党夺得议会多数,只好任命若斯潘为总理组阁。

不管是左右两派单独执政,还是“左右共治”,经济依旧低迷,失业率依旧高企,民众满意度依旧每况愈下。

欧美有一个普遍现象:

经济发展时招募外来劳工解决劳动力不足问题,经济衰退时便把自身遭遇迁怒于外籍移民。当前形势下,欧洲各国的“伊斯兰恐怖症”已无可阻遏,法国尤甚。政客们反复强调极端思潮的危害性,但普罗大众只从自身体会中得出结论。以极端言论特别是以反伊斯兰移民著称的老勒庞在2002年总统选举中进入第二轮,充分说明极端民族主义已发展到何种地步。

2017年的法国形势与2002年相比,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至今,失业率一直保持在10%左右,变化之大已达到难以想象的程度。萨科齐和奥朗德两届政府追随美国搞乱中东,欧洲恐怖主义“常态化”,百万中东难民蜂拥而来,催生出诸多问题。2016年法国国庆日变成全国哀悼日。此后,恐怖分子驾驶卡车碾压人群成为最常见的恐怖形式之一。“独狼式”恐怖行为防不胜防。法国警察因对自身安全甚感担忧而连续游行。法国紧急状态一再延长。各国加强边境控制,申根签证区已名存实亡。

对法国选民来说,既然传统的左右政党均无法解决法国的问题,尝试一下别的方式又有何妨?在这种情况下,2017年的法国总统选举过程中,便有马克龙和勒庞两只“黑天鹅”在首轮胜出。

来日大难:“丑闻”现正在“紧盯马克龙”

自2002年老勒庞在总统选举中进入第二轮开始,法国传统的左右两大政党便达成默契,在选举中相互让票以打压国民阵线。这次总统选举亦不例外,包括奥朗德总统在内的两党重要人士均明确号召本党选民投票支持马克龙。呼声高涨的马克龙已在巴黎豪华饭店设宴款待竞选有功之士,俨然已经是共和国总统了。舆论提醒马克龙还是小心为妙,认真对待勒庞。获票率第四的极左翼组织“不屈的法兰西”候选人梅朗雄投票意向不明,勒庞已向这批占比19.58%的极左选民发出呼吁。

极左和极右的界线并非总是泾渭分明,彼此都有着深刻的被抛弃感,都对现实极度不满并以极端方式或语言渲泄情绪,都要对现行制度和体制进行彻底“革命”。另外,还有30%的弃权票,其中的许多人也可能在第二轮投票中表达意向。由于恐怖主义已呈常态化,若发生大规模恐袭事件,也将会对选举进程产生影响。国际形势中随时出现的“意外”已不使人“意外”,没有“意外”才是“意外”呢。《世界报》称“丑闻”现正在“紧盯马克龙”。

勒庞于4月29日与曾经的竞争对手——“挺立法兰西党”主席迪朋-埃尼昂——结盟,她表示如果自己当选总统,就会任命埃尼昂为总理,并“已就组阁事宜达成协议”,最重要的一点是不再把退出欧元区作为经济政策首选,对外籍移民的立场也有所软化,舆论称勒庞的政策取向已出现重大变化。

即便马克龙如民调显示当选新一届总统,能否顺利执政也属未定之天。左右两大传统政党在呼吁第二轮选举中投票支持马克龙的同时,为避免被边缘化,已在紧锣密鼓的准备6月举行的立法选举,而且要力争更多选票。马克龙的“前进运动”是在竞选后期仓促成立的,根基浅代表性不足,实难取得议会多数,必须同其他党派共组联合政府,就需任命与之联合的议会多数派领袖为总理组阁,法国政坛将重现一种新的“共治”格局。那样,总统又成“花瓶”,“政将安出”?

马克龙以“改革”而非“革命”为竞选口号。但在法国,任何改革现状的举措都会遭遇强大阻力,改革谈何容易?奥朗德改革用工制度的小运作已使国家陷入混乱。数十年来,法国历届政府不是不想改革,不是评论家所说的“丧失改革机会”,而是改不动、改不了。高福利社会形态下,谁个愿意生活水平受到影响?选民投票支持你是为了使自己的福利受损?

法国左右两大传统政党在总统选举首轮投票中双双出局,这一事件是比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更加令人沉思的“黑天鹅”。当前,民众信任危机已达峰值,成为西方社会的一大特殊现象,反而使国家陷入更深更大危机。可以预言,马克龙即便当选总统,法国的诸多问题还将继续存在,而且还将因为政府组成多元而陷入困难。法国政坛的诸多“悬念”还在继续,因为思想和信念动荡远比社会动荡更令人担忧。

(作者为中国驻法国使馆前公使衔参赞,盘古智库学术委员)来源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乐陵治疗白癜风的医院